深圳物流香港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一把藤椅的訴説

光明日報記者 王勝昔 崔志堅 光明日報通訊員 汪俊傑

焦裕祿紀念園展廳。一把藤椅,靜靜地立在一張破舊的辦公桌前。

藤椅右手,一個大洞無聲地訴説着50多年前撼人心魄的一幕:肝疼襲來時,焦裕祿就用茶缸靠在藤椅上,緊緊地頂在痛處。日久,藤椅被硬生生頂出一個大洞。就是這把藤椅,陪伴了焦裕祿400多個日夜,成為他鞠躬盡瘁為人民的歷史見證。

焦裕祿的藤椅 焦裕祿幹部學院供圖

1962年冬天,焦裕祿病軀擔重荷,就任蘭考縣委書記。他帶領羣眾查風口、探流沙、找水道、治鹽鹼……

1963年9月,焦裕祿的肝病已經很嚴重了。“他越來越多地用左手按着時時作痛的肝部,或者用一根硬東西頂在右邊椅靠上。同志們問起來,他才説他對肝痛採取了一種壓迫止痛法。”焦裕祿紀念園講解員謝潔説。

病痛緩解以後,焦裕祿便親自動手,用藤條把藤椅上的窟窿一點點補好。但不久,藤椅又被頂破。工作太忙時,他就讓大女兒焦守鳳和大兒子焦國慶來幫着修補藤椅。

同志們和家人都勸他注意休息,要他好好療養一下,他卻總是笑着説:“病是個欺軟怕硬的東西,你壓住它,它就不欺侮你了。”

這樣一把破藤椅,為何始終沒有被換掉?“坐在破椅子上不能革命嗎?”焦裕祿這樣説,災區面貌沒有改變,羣眾生活很困難。富麗堂皇的事,不但不能做,就是連想也很危險。

心中激盪着理想和信仰,生死便顯得不再那麼重要。在這把藤椅上,焦裕祿寫下了生命中最後一篇文章《蘭考人民多奇志,敢教日月換新天》的提綱。

既已出發,何懼倒下?在蘭考的日子裏,焦裕祿説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:“我是來工作的,我不是來休息的。”

“這把藤椅,歲月能褪其色,卻洗不去人們的思念;這場病魔,能奪走一個人的生命,卻磨不滅一名共產黨員的信仰之火。”焦裕祿幹部學院常務副院長席建設説。

2014年3月17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蘭考,參觀焦裕祿同志紀念館,並瞻仰了這把藤椅。

50多年過去了,人們從這把藤椅上仍能感受到信仰的崇高、精神的偉力,焦裕祿不朽的身影激勵着一代又一代中國共產黨人。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